当前位置:久久小说网 热门小说内容页

樱花飞舞轩辕樱梅晖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

2021-01-28 23:53:23 热门小说 访问手机版 0

一阵奇异的香味儿飘动进了鼻子,我睁开眼睛恍惚的看着四周,红色的长长的床幔,光洁的长臂在胸口搭着,我低头看着光洁的身体,伸手遮住了自己的脸,手臂被人抓在了手里,我索性坐起身来,按住了来人的手臂,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,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的脸再次红了起来,刚才厅里放着迷魂香儿助兴,谁知道你从来没有接触过迷香,直接将我扑倒在了床上,解药也没来得及服用。

我看就是你的问题,你这人身上有香味儿,很奇怪的香味,一定是那个。我略带怒气的看着这个男子,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,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的话呢?男子伸手将我抱在了怀里,我如何相信你?我挣不来便张嘴咬在了他的肩头,下次我不想闻到这个味道了,还有你也给我离远一些。

红发变态松开了我,我叫凤褚,你叫什么名字?我拿过一边的衣服穿在身上,身体清爽不过也有略微的爽舒适感,现代二十多年的记忆的我,自然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,跟你有什么关系,你得到你想要的就行了,不是吗?凤憷下了床朝我走了过来,腹部的凤翅凤头,到腿部的尾翎栩栩如生,我向后退了两步惊恐的看着他,你别过来。

告诉我,我就放过你,你不喜欢被强迫吧?凤褚这个男人我总觉得他又怪又讨厌,却又没有办法拒绝,我叫轩辕樱,信不信我都叫这个名字。我鼓起勇气说完便站起了身,凤憷拿过一边的衣服披在了身上,我送你出去吧,轩辕翼还在等着审问你。我回头看着还在他肩头溢血的咬痕,一时间有些复杂,没事,他会查清楚我的身份的。

你可以等,我就不行。凤憷将我拉进怀里,一路护送了出去,众人齐齐的让开了路,轩辕翼也只是看了我一眼,尔后没有理会,喂,有多少个女人啊?我们在顶楼,一楼下面的女子穿的非富即贵,看我的眼神也是格外的狠毒,只有你让我放弃不能。火热的呼吸从背后一路像下,我啊了一声,软弱的求饶道,别,这么多人看着呢。

凤憷松开了我,嘴唇吻在了我的嘴上,良久才放开,我犹如置身地狱一般的恐惧,你不舒服了?我猛地推开他下了楼,迎面撞上了绿色的短发男子,美艳的长相,修长雪白的长腿从绿色的薄衫露出,修长的胳膊拦了我一下,我吓得向后退了几步,让他走。凤憷不友善的说了一句,我看着来人收回了手臂,急忙跑了下去,凤儿,你怎么这么迫不及待了啊,把人家小姑娘都吓坏了。我一听脚步越快了,凤憷抬手一拳揍在了来人的的脸上,龙魎,你他娘的来我这里做什么?

哼,我看看你这里生意如何。龙魎看着离开的轩辕樱,转头看着下面的人流,那就麻烦你帮我吸客,我去送送她。凤憷翻身跳下了楼,飞身掠出了门,哎,又不是没有试过,看到你的真身会有人喜欢吗?龙魎嘲讽的看着凤憷的身影,顾聚,去看着你的主人别让他杀人。

龙魎在门口看见了一个男人,应该是找刚才跑下去的女人的。

欧阳若轩冷哼一声,甩袖离开了,小樱,别气馁,拜师以后要跟着师傅学艺,早上的练剑一刻钟是外门弟子,现在你是内门弟子。一个青衣男子飞快的跑了过来,宇师兄,雪师姐受伤了,师傅让你快点儿回去吧。我在一旁也听的着急,急忙说道,快去吧,别担心,我能应付的。杜飞宇看着我说道,原本是要带你去找月间真人的,你自己先去吧。杜飞宇的关心抚慰了我的心,早上的事也减轻了不少心里的阴影,我知道了。杜飞宇点点头跟着弟子离开了。

我在路上正走着,突然窜出了几个女孩,她们应该是早有预谋不然不会等着杜飞宇离开了才来的,哎呦,你们看她就是新来的弟子啊,没有通过比试就进来了。我微微一笑看着几人酸里酸气的说话,我还有事就先走了。其中一人冷笑着喂了一声,喂,你当我们是空气啊,想走就走。女子一袭青衣,比起杜飞宇的衣料差多了,颜色偏暗一些,你有什么事?我还有事呢。我冷战了一声,看这几人能翻出什么浪花,来这儿就得懂我们的规矩,宇师兄不是你能肖想的。

哦原来是为了小宇啊,那你知道他喜欢什么吗?那你知道他讨厌什么吗?我看着她们维护杜飞宇的样子突然生了戏耍一番的心,什么小宇啊,宇师兄的喜好我自然知道,你就别痴心妄想了,他是我们瑚师姐的。我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,我知道杜飞宇喜欢谁,你们想知道吗?来人一脸急不可耐的想知道,你连他喜欢的人是谁都不知道,我不想跟你们这些没有品味的人说话。

敢耍我们给我抓住她。我一边跑一边看她们跑在后面,有本事抓住我啊,哈哈。还没等我跑多远,几人就飞身落在了我的眼前,别惹修仙的人,哼哼,看你往哪儿跑,下次再不听话,打扁你。我心里一慌,不应该惹修仙者的,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,对面几个女的那里管我心里拒绝,直接拔剑砍了过来,蓝色的光芒一闪。

几柄剑刃断裂落在了地上,啊啊啊!几个女弟子吓得大惊失色,滚!黑发微动,蓝色的眼眸像寒潭,几人连滚带爬颤颤巍巍的离开了,谢谢你、救了我。我看着男子的背影总觉得似曾相识,当他转过头的时候,我这才想起他正是那个我想求救的修真者,那把剑和他出招依旧快而冷漠,你我话还没说完猛地他被拉进了怀里,鼻子撞上了宽阔的怀抱,兵器碰撞的声音响了起来,接着身后重物落地的声音。

肩头的人一重,你受伤了?我看着推开他的胸口,双手扶住他的胳膊让他靠在我身上,看着他肩膀上的血珠,慢了一秒。他眼中没有受伤的痛苦而是胜欲,你为什么救我?是那个变态派你来的。我扶着他向前走去,要是易哥哥或者晖哥哥在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,我心里异常想念他们两个,主人,他对你很好。这一点儿我自然知道,可是这样对待一个喜欢的人,难道不是太过分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