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久久小说网 免费小说内容页

苏欢司马曜小说-苏欢司马曜免费阅读

2021-01-28 23:48:57 免费小说 访问手机版 0

主角是苏欢司马曜的重生小说名叫做《权谋天下:娇宠红颜》,由作者山楂果酱创作,小说讲的是世人曾赞誉司马小将军:一轮孤月出天关,杀佛杀神号角寒。绝色尤是少年郎,可堪世人任褒贬。这人正是司马曜,重生到了十五岁那一年的苏欢,遇见他的时候,他才刚刚十六岁而已。前世,他是她曾耳鬓厮磨的枕边人,曾亲密无间的爱人,也是为她舍了命的人……如今再活一世,经历了生死以后,她要他只能是她的,要她和他再不分离!

精彩章节

苏欢面如死色,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身,再次跪趴在地上。

“奴婢请大夫人将奴婢处死!”

大夫人罗氏微微怔了一下,低头看向苏欢,但见她衣服被撕破,背部露出白色中衣,髻发凌乱遮掩着面部,身子微微颤动着,她面前有一小滩水渍,还一滴一滴汇聚着……

这丫头哭了,许是极力忍耐着,竟没有一丝呜咽之声泄露出来。

可别人求饶她却讨死?

“不过是个奴才,你以为本夫人能饶你不死?”大夫人冷哼一声。

“奴婢求死!”

“你……”大夫人皱紧眉头。

“奴婢有冤却有口不能辩,活着既然讨不来公正,那奴婢就做个冤死鬼,十八层地狱阎罗殿前,总有说理的地方!”

“好你个伶牙俐齿的奴才!”大夫人猛地一拍桌子。

“大夫人,这贱丫头竟还威胁您,万万是留不得的,她今日勾我州儿,明日可能就是大公子……”

“混账!”大夫人呵斥一声,“苏靖州淫乱内院,欺辱丫鬟,辱没门风,本夫人自会禀报侯爷和老夫人,他必逃不过家法。你还有脸在此叫喊,还不滚回自己那院闭门反省!”

柳姨娘愣了一愣,还想不大明白这火怎么就烧到自己和亲儿子身上了。

“哎哟,夫人,您今日无论如何要给我们娘俩讨个公道……”

柳姨娘惯会撒泼耍赖,只是她蠢到以为这一招对所有人都管用。侯爷或许吃这套,但大夫人只会拿捏住她的小辫子,然后狠狠整治。

“周莲,把柳姨娘请出去!”大夫人沉声道。

所谓请无异于赶,周莲如何精明一个人,面上含着笑,手上用拿了力道,直接把柳姨娘给推了出去。

门外,柳姨娘心有惶然,想到大夫人说的要重罚二公子,便还想进去搅搅浑水,却被周莲给挡住了。

“周嬷嬷,我平日待你不薄吧!”

周莲微微颔首,“柳姨娘,奴婢若是你,此刻便不会再进去掺和。”

“可大夫人要禀报侯爷重罚我州儿……”

“二公子是侯爷的亲子,重罚也不过是走个过场,可你若再掺和惹怒大夫人,大夫人定拿出家法,到时打在二公子身上的鞭子重一点轻一点的,可就不好说了!”

柳姨娘往前迈了一步,听周莲这么说,犹豫了半晌,到底给退了回来。

“周嬷嬷说得有理,我还是先去找侯爷求情才是!”说着,柳姨娘转身急匆匆就离开了。

周莲往里面瞧了一眼,添油加醋这事不难,但既然苏欢必死无疑,她就没必要再插手,免得落得刻薄名声。

如此想着,周莲守在了门口,并不往里面走。

西侧屋内,苏欢依旧跪在地上,能说话时她却沉默不语。这事出在二公子苏靖州身上,正是大夫人施展拳脚打击偏房的好时机,所以大夫人定不会包庇。

到时惊动侯爷,二公子要受重罚,而为了洗干净侯府的门楣,她必死无疑!

如何才能把自己摘出来?

“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有冤,此刻为何又不说话了?”

苏欢把头埋的更低了,她是可以把前前后后的事都说明白,可说了就能救自己一命?

苏欢心思转了一转,接着低头使劲磕了一下,这一下很重,额头立时就流了血。殷红的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,很快汇聚成一小滩。

很好,这里有她的泪也有她的血。

流过的泪和此时正在流淌的血让苏欢整个人沉静了下来。

“你……”大夫人有些惊愕。

“夏嬷嬷曾说,老夫人带奴婢回去教养,是要给大姑娘当陪嫁的。奴婢在寿喜堂识文习字,学习礼教,一直很用心,为的就是以后不给侯府不给大姑娘丢脸。可今日出了这事,奴婢清白虽在,但含冤难辨,唯有一死才能全老夫人教养之恩,才能不丢大夫人和大姑娘的脸面!”

大夫人罗氏听完这席话,不由敛了一口气,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个。这苏欢如今算是老夫人那院的人,她便是要打杀,也要通过老夫人才是。

还有,这苏欢是老夫人给大姑娘找的陪嫁,老夫人眼光有多独到,她不佩服都不行。如此说来,这苏欢算是他们大房的人,她不能拿自己的人去打别人的脸,这不是自损一万伤敌八千?

“只是上次,奴婢弄坏了大姑娘的嫁衣,大姑娘不但不责罚,还为奴婢求情。这份恩情,奴婢一直都记在心里,本来想以后有的是机会,可……司马大将军府那种门户,里面定是水深火热,只恨奴婢不能为大姑娘挡在身前了!”

罗氏神思一动,再次看向苏欢,眸色深了深。

“你倒是巧舌如簧!”

“奴婢实心实意!”

“行了,你先说说在二公子那院发生的事吧!”

苏欢稍稍想了一下,然后便把夏嬷嬷让她去找二公子,而二公子正与一丫鬟苟合恰被她撞见,那丫鬟趁机跑了,而她却被二公子困住了。

“这老二竟是个下流胚子!还有你,长得跟狐媚子一般,若日后进了司马府……”

“夫人!”苏欢忙打断了大夫人的话,“那二公子像是吃了禁药!”

“禁药?”大夫人猛然起身,脸上带着一丝狂喜,“你可确定?”

“夫人与其在这里审奴婢,不如去搜搜二公子的房间,若有蛛丝马迹,定能顺藤摸瓜!”

大夫人攥了攥拳头,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来。

“苏欢,你先回寿喜堂吧,此事本夫人不想牵扯到你头上!”

“谢谢大夫人!”

周莲还守在外面,见大夫人出来了,忙跟上前去。

“大夫人,奴婢没有好好教养女儿,让她做出这等寡廉鲜耻之事。大夫人既要处死她,奴婢不敢求情,只期望夫人能让奴婢给她收个尸身……”

“我不会处死苏欢的!”

“啊?”

“她以后就是大姑娘身边的人,你当多教养才是!”

“这……奴婢知道了!”

“行了,找几个人跟我一起去趟西院!”

苏欢出了西次间,正与进门的周莲打了照面。苏欢眼中立时布满泪水,朝周莲行了个大礼。

“女儿愚笨,让母亲跟着受辱了。”

周莲其实很想问,她是如何把自己给摘出来的,这得是什么样的心机和谋略啊!可想着这丫头往日里愚笨的很,能有什么算计,大概是运气好罢了!

“哎,好孩子,你也受委屈了。”周莲拍了拍苏欢的头。

“娘!”苏欢小声哭了出来。

周莲手上动作顿了一下,想到这丫头也是自己自小带大的,也吃过自己的奶……可为了自己亲生闺女,她不能不狠!

“行了,别哭了。大夫人念着你是大姑娘的陪嫁丫鬟这才饶了你,你当记得大姑娘的恩情才是!”

“是,女儿知道!”苏欢低下头乖巧道。

她当然要记得苏慕倾的恩情,这一辈子都不会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