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久久小说网 免费小说内容页

被前任看见一个人吃火锅叶阳张虔-被前任看见一个人吃火锅全文阅读

2020-08-31 06:00:41 免费小说 访问手机版 0

《被前任看见一个人吃火锅》是作者胡柚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,主角叶阳张虔,全文讲述了叶阳去火锅店独自吃火锅,却没有想到会在那里遇到曾经的男友张虔,她和张虔是大学时期的男女朋友,已经分手了八年,虽然早就有了预料可能会碰到对方,但却没有料到会在这种地方,她更没有想到这次会面之后,张虔会蛮横的闯入她的生活,所以说,他是想和自己复合?

被前任看见一个人吃火锅精彩章节试读

叶阳开门送媒体出去后,见秦雪兰已经累得站不住,正蹲在墙根下呢,就带上门,走过去问:“兰姐,导演那边结束了?”

秦雪兰仰头看她,有气无力道:“原以为导演是个闷葫芦,谁知道私下这么能聊,我听得头都大了,出来歇会儿,蓝臻怎么样?”

叶阳道:“挺顺利的,该采的都采了,该录的也都录了。”

秦雪兰撑着膝盖站起来,叶阳忙扶住了,秦雪兰道:“是不是要走了,我进去看看。”

叶阳道:“你们张总在里头。”

秦雪兰立刻委顿了下去:“那还是算了,让他们同学叙旧吧,我可没精力伺候了。”说着竟顺着墙根坐了下去,又瞧见叶阳还踩着高跟鞋,道,“你还穿带跟的,不累啊?”

叶阳道:“累也没办法,今天来这么多领导,不能给公司丢人。”

秦雪兰啧啧:“还是年轻体力好,搁我,丢人也要穿平底。”

叶阳蹲都蹲不下去了,只得扶墙站立,眼风里瞧见自己组的王青萍在不远处晃悠,就招了招手,问:“萍萍,看见小文了吗?”

王青萍道:“她好像在会场写稿子,怎么了,找她有事?”

叶阳问:“你现在有事吗?”

王青萍道:“我暂时没事,等安排呢。”

叶阳道:“稿子六点前就得出,别打断她了,你替我去会场跑一趟,把我的包拿过来,包里有双鞋,再不换,我估计都走不了路了。”

刚说完这话,专访间的门开了,秦雪兰蹭地一下,像满血复活了似的站了起来。

王青萍一溜烟的走了。

张虔和蓝臻一行人从里头出来,不过并未与她俩打招呼,而是径直走了过去。

走廊上,拥挤观望的蓝臻粉丝也一哄而上。

粉丝走后,走廊安静了不少,叶阳很想像秦雪兰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,可又怕被领导们看到,还是算了。

王青萍抱着叶阳的包过来,叶阳刚换好了鞋,这时导演专访间的门开了。媒体先行扛着机器出来,导演一行人也出来了。秦雪兰站起来,堆起满脸笑容,迎了上去。

等他们走远后,叶阳带着王青萍回专访间,一一检查有没有什么遗落的东西,查到蓝臻那间时,想到什么,赶紧往身上摸,身上什么都没有。她心中一沉,手机不见了。

王青萍看她着急,问:“怎么了?”

叶阳边摸边道:“忘了手机放哪了,你给我打个电话试试。”

王青萍赶紧拨了过去,打通了,但是没人接。

叶阳安慰自己,只要不是关机,还有希望。她在沙发里坐下,去想自己最后用手机是什么时候。她记得从这个房间出去后,就没用手机了。手机一定是落在这房间,她和王青萍将专访间仔仔细细的找了一遍,连沙发底下都看了,却一点踪影都无。

王青萍道:“会不会是蓝臻的人先收起来了?”

叶阳觉得微乎其微,倘若真如此,怎么会没人接电话。她让王青萍再打一遍,王青萍又打,还是无人接听。叶阳不安起来,手机里存得东西太多了。她问:“你有秦雪兰的手机号吗?”

王青萍摇了摇头。

叶阳又道:“你帮我发个微信给晴姐,找她要一下。”

没过一会儿,吴晴回了消息,叶阳便给秦雪兰打过去,找她要蓝臻宣传的手机号。

蓝臻的宣传接了电话,听她自报了家门后,就点点头,道:“的确有,给张总了,就时代影业那个,你知道吧?”

叶阳心中咯噔一声。

王青萍见她神色不佳,问:“怎么,没有吗?”

叶阳摇摇头:“刚才张总在专访间,他们顺便给他了。”

王青萍松了口气:“只要找得到人就成。”

叶阳用王青萍的手机给王彦打了个电话,要了张虔的手机号,看着那串手机号,她却没勇气拨出去,只是王青萍就在边上看着,也容不得她犹豫,心一横,就拨了出去。

十几秒钟后,那边有人接了电话。

叶阳抿了一下嘴唇:“张总,我是方圆的叶阳,刚才手机落在专访间了,听说您给捡到了?”

张虔顿了一下:“不用说你是方圆的叶阳,我也知道你是哪个叶阳。”

叶阳:“......”

张虔简洁道:“地下车库,d区。”说着挂了电话。

叶阳到了地下停车库,车库几乎都停满了,她找到d区,压根没看到张虔的人影,也不知道哪辆车是张虔的。叶阳正犹豫要不要再打个电话过去问,边上那辆车的车窗就缓缓的降了下去。

叶阳忙走近,俯身叫他张总。

张虔抬眼看她,重逢后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。不像之前开会时一丝不苟,今天有些狼狈。头发从鬓边掉下来了几缕,面色发白,嘴唇干涩,唯独眼睛还是亮的,乌黑又湿润。张虔想起以前,她寒假不回家,留在kelseycoffee做兼职,那时候正热恋,一刻不见都想得厉害,想去kelseycoffee找她,她总不让。被拒绝的次数多了,他就有点不舒服,觉得她东躲西藏的,有很多秘密。她会在他不舒服的时候吻他,小声说,不想他看到她为生活所迫,被人指使的团团转的窘迫样,她想想都觉得可怜,她不想他可怜她。可如今,兜兜转转,他却成了指使她的人,看尽了她面对生活时的各种狼狈相。

张虔摸出手机,递了出去。

叶阳双手接过去,道:“多谢张总。”

张虔嗯了一声,道:“这段时间,辛苦你们了。”

叶阳拿出一个乙方面对甲方领导时应有的谦恭笑容:“张总言重了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,哪里说得上辛苦,主要辛苦的还是兰姐。”

张虔也没说什么,看向前方,若无其事道:“不过我着实也没见过这么乱的发布会。”说着让司机将车子倒出去,开走了。

叶阳呆住了。

叶阳回去把这话跟王彦一说,王彦咂摸了半天,觉得张虔不是在批评他们,而像是在批评秦雪兰,毕竟秦雪兰才是《我去往》的总统筹,他们顶多是执行而已,张虔觉得发布会乱,这个锅怎么轮不到他们背。不过对秦雪兰工作不满意,也相当于对他们不满,毕竟秦雪兰和他们是一体的,只是问题没那么严峻罢了。不过倘若是对秦雪兰不满,为啥要跟叶阳说?

吴晴琢磨道:“会不会他想借我们的口敲打秦雪兰?”

王彦就着吴晴话咂摸了一会儿,中肯道:“你说得对,很有这个可能。”

吴晴问:“那我们是要把这话透露给秦雪兰么?”

王彦沉吟道:“说,要说,不管是不是,都得告诉她,但得想个巧妙的法子才是。”

发布会的事告以段落后,王彦约了秦雪兰出来吃饭,把张虔那天对叶阳说的话,一字不落的转述了,并哭丧着脸问:“兰姐,张总是不是对我们公司不满,不会要把我们中途换了吧?我听说你们之前就有中途换公司的先例?”

秦雪兰脸上立刻就挂不住了。

外人不清楚他们内部的关系,她自己心里是有数的,张虔当然不会无缘无故跟一个乙方小经理说那样的话,他显然是借别人的口,说给她听的。这样既不伤她这个老人的体面,也转达了自己的想法。对于张虔,秦雪兰是既怒且惧的。无论她服不服他,他都是她的领导,官大一级压死人。秦雪兰打哈哈道:“别看我们张总年纪不大,但要求一向高,这话没说过十回也说过八回,咱们尽全力,问心无愧就行,别想那么多。”

叶阳很快就发现张虔那句敲打的分量,因为项目群里的秦雪兰很明显没有以前那么暴躁了,很少再刷屏艾特人,那种颐指气使的劲儿也淡了,说话都会带萌萌哒的语气词了!弄得群里的几个乙方负责人都十分纳闷,这位甲方大大到底是抽什么风!

叶阳跟周嘉鱼说了事情的原委后,周嘉鱼大笑:“活该,我们跟时代合作了也好几次了,《海市蜃楼》还是他们张总亲自带的,无论有什么不满,台面上都不叫人难堪,就她拿个鸡毛当令箭,不把乙方当人看,活该!要我说,秦雪兰这样的老娘们,就得一直有人压着,否则她能飞上天去。现下她消停,咱们也都松快几天。”

叶阳道:“但愿吧。”

周嘉鱼又道:“这周末有空吗,有空来我家玩儿啊,我跟家安搬到新房后,你还没来过。”

叶阳立刻道:“我不去,去了会受刺激。”

周嘉鱼道:“来嘛来嘛,我这房子虽然不大,但好歹写了自己的名儿,你就不想来参观一下?”

叶阳惊讶道:“还不大?一百六十多平,六百多万,你是想要别墅吗?”

周嘉鱼重申道:“郊区房!每天上下班开一个多小时,要遇上堵车,得俩小时!”

叶阳道:“别矫情了,有房就不错了,哪像我们这些没房的草根阶级,指不定啥时候来一阵大风,就把我们吹回老家去了。”

周嘉鱼笑:“行了,别卖可怜了,周末早点来,给我搭把手。”

叶阳警惕道:“搭什么手,你要干嘛?”

周嘉鱼道:“我们买房动静不是挺大的么,差不多能知道的人都知道了,也帮了不少的忙,我说弄个乔迁宴,感谢一下大家。人多,我怕到时候忙不过来,提前跟你打个招呼。”

叶阳哇了一声:“你这哪里是请我参观新房,明明是拉我做苦力。”

周嘉鱼理所当然道:“等你在x京买房了,我也给你过去当苦力。”

叶阳又笑:“你这不怀好意啊,明知道我买不了,故意刺激我吧?”

周嘉鱼笑了:“得,等你搬家的时候,我和家安都过去给你当苦力,这总可以了吧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