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久久小说网 精选小说 内容页

撩了王爷还想跑阮棠赫连寒全章节小说大结局阅读

2021-01-26 19:49:40 精选小说 访问手机版 3

阮棠被推摔倒在地,手掌被粗粝的碎石刺破,鲜血印在地上,比不上心中被自己亲弟弟刺的痛。

林素珍闻言像极了一个慈爱的母亲,再一次扑到阮瑜洲身边,一手揽着他,一手就要身去掌掴阮棠,嘴里念叨着:“我的儿啊,你有没有事儿…你别害怕,娘一定为你做主!”

手掌的破风让阮棠眼神从震惊难受之中刹那间变冷,伸手一把抓住林素珍的手腕,“母亲,小孩子说话,你问都不问旁人,就过来打女儿,女儿现在是晋王妃,一品晋王妃,您是僭越知道吗?”

林素珍只觉手腕生疼,扭动手腕,怎么也挣脱不开,鄙夷的说道:“你的晋王妃之位,是你抢我女儿的,还有脸在这里说?”

阮棠当下怒上心头,拽着林素珍的手腕借了她的力气起身,冷嘲道:“母亲这是什么话?王爷还在这里呢,回头,女儿和王爷进宫,女儿好好问问皇后和皇上,怎么会在婚约书上,看出名字盖错章?”

一旁的阮丞相是何等人精,闻言神色一变,端着一家之主的姿态沉声道:“都住手,成何体统?”

阮棠微微敛了一下眼眸:“父亲,不是女儿不住手,母亲打女儿不要紧。现在打女儿就等于打王爷的脸,女儿现在是晋王妃,得时时刻刻为晋王爷着想,保住晋王爷的脸面!”

阮丞相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脸色隐隐发青的赫连寒,向前亲自掰开了阮棠抓住林素珍的手,回头拱手对赫连寒道:“让王爷见笑了,请王爷恕罪!”

赫连寒压了下心中隐约要发出来的怒火,“阮大人客气,是本王没有管教好王妃!”说着目光射向阮棠,徒增厉言:“说,为何要对你的弟弟下手?”

“是啊,是啊,我是你的亲弟弟,你为什么要把果子塞到我的嘴里,要杀了我?”阮瑜洲不可理喻附和着赫连寒的话质问着阮棠,眼泪鼻涕一把完全就是一个被惯坏了娇小孩模样。

林素珍趁机把阮瑜洲扶了起来,安抚着,阮瑜洲就跟她亲儿子一样,躲在他的怀里,小声的叫着:“娘,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,我差点就死了,差点就被她给杀死了!”

林素珍拉着阮瑜洲就跪在了赫连寒的脚边,把头磕在地上:“家里出现如此丑事,阮棠现在是晋王妃,臣妇无法管教,请王爷做主,还我儿一个公道!”

说着林素珍就嘤嘤的哭了起来,她身旁的阮瑜洲笨拙着急的给她擦眼泪。

母慈子孝的画面刺红了阮棠的眼,在场所有的人,都认为她这个亲姐姐,要自己弟弟的命。

简直是笑话。

阮棠不等赫连寒再一次发难,弯腰把地上从阮瑜洲口里抠出来的果子,捡了起来,往自己衣裙上一擦,擦干净果子上的口水,把果子举起来,对赫连寒道:“拿一个果子噎死人,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是臣妾疯了吗?”

林素珍闻言神色一紧,瞬间抓紧了阮瑜洲的手,阮瑜洲被她抓的疼痛,惯坏的模样不可理喻,强词夺理道:“你现在是晋王妃,贡品轻而易举都能拿到!”

林素珍紧张的神色,随之放松,“可不就是,皇上疼爱晋王是大家有目共睹之事,你现在身为晋王妃,小小的贡品,自然而然沾了晋王的光!”

阮棠瞧着阮瑜洲眼中闪过一抹痛色,她的一胞同母的亲弟弟,在强词夺理牟足了力气,想要她的命。

阮棠压了压眼中的痛色,随知把手中的黑布,重新举到赫连寒面前:“王爷,臣妾回门,可是没有拿一丁点东西回来,这个,你可不能冤枉臣妾!”

赫连寒冷冷的看着阮棠手中的黑布,他终于明白自己的那一抹违和感是哪里来的。

黑布的确是贡品,今年江南运过来,总共没到百十斤,皇上赏给他的母妃,他的母妃没有舍得吃,让人拿来给他的,他拿了三个给阮沁儿。

阮沁儿没有吃却出现在这里,成为诬陷阮棠的证据,面对这样的证据赫连寒一时之间语塞,他内心挣扎,想着是不是趁机而上,直接借此机会把阮棠给变成下堂妇,自己是不是就可以顺理成章的重新迎娶沁儿!

阮棠挑了挑眉头瞧着他的样子,心想着跟自己的揣测八九不离十,带着浓浓的讽刺继而又道:“母亲,女儿现在是晋王妃不假,晋王爷深受皇上的疼爱,能拥有这个也不假,但是女儿刚刚在沁儿妹妹的房间看到了!”

“这么笼统没有几个贡品,出现在妹妹的房间里,又出现在瑜洲嘴里,到底是巧合?还是有人故意瞧不上我们姐弟二人,下的套?”

林素珍浑身一抖,心里暗骂,这个贱蹄子,什么时候嘴巴如此之溜,可是她是一品宰相夫人,不能像市井泼妇一般,把污言秽语挂在嘴里,只得目光弱弱的看向自己的夫君。

阮丞相心思浮沉急转,打着弯,也不敢纵容阮瑜洲和林素珍过来冤枉阮棠,老好人一做道:“小孩子误食了果子,生死关头被救,口不遮拦胡说八道,晋王爷,晋王妃不要见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