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久久小说网 精彩小说内容页

孟落周雨辰全章节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宛若一阵微风

2020-09-07 05:59:50 精彩小说 访问手机版 0

《宛若一阵微风》是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文中孟落周雨辰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周雨辰读了好几遍也没反应过来,只觉得腿脚发软,眼前发黑。孟落离开他能活吗,开什么玩笑!他连忙再去拨孟落的手机,这次却提示关机了,他不死心的又拨几遍还是关机。他怔愣的望着大厅来回穿梭的人群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


他把短信翻出来,用指尖指着一个字一个字点过去,读那条类似于分手的短信,生怕自己理解错了。

说走就走?这写的到底是什么意思,七年的陪伴难道只是因为亏欠?不是因为爱他吗!

分手就靠这几个字的短信?没有这么胡闹的!

他是做错事情了,他已经知道错了,他不是已经道歉了吗?他还准备求婚了啊!

周雨辰瞠目欲裂,把结账清单攥的吱吱响。

他疯狂的冲回家,大叫着孟落的名字,把厨房、卫生间、衣柜、甚至是床底下都找遍了,到处都找不到孟落。

他茫然的环视这座房子,从来没觉得家里房子这么大,空荡荡的冷。他转来转去,四周静的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。

“孟落呢?孟落去哪了?”周雨辰喃喃自语,然后抬起头来冲远处喊了声,“落落?”

等了好半天没有等到回应,周雨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.

他红着眼睛看向手里捏皱的结算清单,神经质般的摊开在茶几上,一遍遍的用手抹平。这是落落的东西,不能弄坏了啊,弄坏了落落该生气了,生气又要离家出走……

短信不回,电话不接,没有亲戚,没有朋友,孟落这样一个人,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很难留下痕迹,世界这么大,他去哪里找人啊。

周雨辰徒劳的用手抹平孟落的住院清单,抹着抹着,视线僵硬的定住了。

妇科门诊,无痛人流,还有一些莫名的妇科用药是怎么回事?落落不就是感冒吗?

周雨辰哆嗦着手,哗啦哗啦翻开这长长的、厚厚的结账清单,找到名头,确定是孟落的名字没错。

没打错?周雨辰疯了似的又冲回了医院,揪着负责孟落病床的护士问:“这人流是怎么回事?什么意思?”

护士被吓到了,但还是觉得莫名其妙:“先生,孕妇不能进行骨髓捐赠,实在需要捐赠的话,就只能人流打胎啊。”

“谁?孟落怀孕了?”周雨辰只觉得一记重锤砸下来,他眼睛红的像是要杀人,“谁让你们把孩子给我打掉的,是哪个胆大包天给孟落做手术的,把她给我叫出来,谁允许的!!!”

护士们被吓的脸煞白:“是,是孟小姐本人同意的啊。”

周雨辰募的收了声,喉咙上下滚动,出口的声音发颤:“她本人同意的,她本人同意的。”

他盼孟落给他生孩子盼了多少年?差不多从跟孟落在一起的第一天就开始期待,孟落不是不知道啊,她怎么能……

别看这两三年他在外面花天酒地,但除了孟落,他不能接受、也不允许别的女人给他生孩子,他等了七年,并且已经做好了等待更久的准备。

他只要孟落给他的孩子和家……

可恶!可恨!

他从来不知道,孟落可以这么狠。可能是被孟落一直宠着爱着习惯了,他一时间接受不了这样的孟落,甚至觉得害怕和陌生。

孟落做的这么绝,是真的不爱他,不要他了?

护士声音吓的更加颤抖:“孟、孟小姐救人就只能打胎,不然那位白血病患者就没有希望了。”

这么说,沈瑶的命是拿他孩子命换回来的?她是什么贱东西,比不上他孩子一根手指头金贵,也配?

沈瑶,沈瑶,沈瑶!都是因为她,孟落才走的!!!

他不该救沈瑶的,不应该在跟孟落吵架之后那三天跟沈瑶鬼混,他不应该要骨髓啊——

周雨辰打电话给助理,吩咐他去各个机场、火车站、汽车站堵人,并盯紧胡青的一举一动,又给在公安工作的朋友打了个电话。

挂了电话以后,周雨辰空落落的,忍不住又开始怨恨孟落,同时又担心疯了,孟落打胎才五天,这么乱跑身体怎么受得了啊。

他抱着头,痛苦的坐在医院角落里的椅子上,心脏痛的一时半会儿直不起腰来。

“周总?”负责照顾沈瑶的护工急急忙忙跑过来,欣喜道,“周总,沈小姐醒了。”

周雨辰满脸阴鸷,冲她招了招手:“沈瑶这里不用你伺候了,你通知另外一个,叫他别再来了。”

护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“可是周总,医生说,就算手术成功,也不证明……”

周雨辰扫了她一眼。

护工被这眼神吓的一惊,连忙住了嘴,改口道:“知道了周总。”

没一会儿,沈瑶电话焦急的打了过来。能不急么,钱停了,护工辞退,沈瑶整个人都慌了。

周雨辰阴沉的接了电话。

电话里传来沈瑶脆弱无助的低泣,语调却极为勾魂:“雨辰哥,我好痛,我要你。”

“沈瑶,你他妈就是吃人的妖精。”

沈瑶发出勾魂的笑声:“是呀,我是雨辰哥的小妖精,雨辰哥,你来看看我好不好,我好想你啊。”

“你把我的孩子吃了,沈瑶,你该感谢我这几年脾气好了,换作七年前,我活活扒了你的皮,让你血粼粼喘气活着!”

“雨辰哥,你在说什么?”

周雨辰阴狠道:“别他妈再让我看到你,别让我听到你恶心的声音,我一定会活扒了你的皮,割了你的舌头!”

沈瑶听出不对劲,声音充满惊恐:“雨,雨辰哥,我做错什么了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?”

周雨辰不屑的嘲讽一声挂断电话。

怎么不能?他连孟落都能气走,对别的女人能好到哪去?他本就是浑身带刺,没心没肺的人,唯一那点心肺和温顺都被孟落牢牢攥在手里,现在被一起带走了。

“你,为什么?”孟落坐在副驾驶上,满是不解,“你已经,帮我,很多了。曾医生!”

曾辉今天穿了一套浅蓝色的休闲运动装,没有带金丝框眼镜,显得年轻,这样看着一点也不像清新寡淡的人。

曾辉食指的指尖在方向盘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点:“我那天给你意见,结果自己也深受启发。说实话,我长这么大还没有机会到处走走看看呢。正好你也有这个想法,好歹是认识的人,一起吧!”

孟落二十七岁,不是十七岁,根本不信这种话。她麻烦曾辉太多,已经够不好意思的了。虽然她真的很需要陪伴,但她更不喜欢欠陌生人太多。

她想了想,试探着问:“是,胡青?”

曾辉含糊道:“嗯,胡青交代我照看你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孟落和胡青的交情也仅限于做过几次饭菜送给他,实在说不上亲近。

更何况曾辉只是胡青的表哥,而不是胡青本人,医院那么忙,让曾辉请假陪她,这怎么都说不过去,“你!到底?”

曾辉叹了口气,动作流畅的发动汽车:“我这个人认死理。

孟小姐您感冒发烧,又做人流手术,又捐献骨髓,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啊,你这个状况,我绝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流浪。

手术是我给你找的关系,也是我帮忙隐瞒、没有及时通知你男朋友和胡青,我对你有责任。孟小姐,说句难听的话,你瘦的一阵风都能吹倒,你死了我也有责任。”

孟落一时沉默,看了看车窗外倒退的风景,又扭头看向汽车后座,惊愕的发现曾辉装备齐全,连帐篷、小暖水壶、真空速食,甚至连女士卫生巾都有,显然是早有准备。

曾辉从扶手箱上掏了掏,掏出来一个保温杯,边开车边勉强打开,递给孟落:“给,枸杞大枣红糖水,你这算是小月子,得好好做,不能喝凉水。”

孟落紧紧的捧住保温杯,很珍惜的喝了几口,然后看向曾辉认真的说:“我不,需要,同情。”